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Soaring.19 [Inner Universe·内在宇宙](1/2)

作者:狐夫
前言:

艺术使自然更完美。

——乔舒亚·雷诺兹

......

......

[Part1·干净的椅子]

“按照约定...”

费克伍德依旧比着大拇指,在钻穿深度到达[-500M]时拿出了另外六张照片。

他如法炮制,拍手念诀召唤魂威真身,黑白兀鹫的半身钻了出来,它与费克伍德一样,鸟首人身处处都透着一种苍老肃穆,羽毛已经失油散开,似乎随时都要落进垂危濒死的糟糕境地。它的喙嘴掉了一层皮,都是坑坑洼洼的黑色斑点,浑身上下只有背脊和胸口的毛色比较光亮——

——它顺着费克伍德的手势开始搅弄起照片,在肉眼难以观测的旋风之中,又有一部分快刀的战士回到了真实的世界。

雪明这次回应了费克伍德,他的宇航服里没有仙丹,也没办法和费克伍德直接用语言来沟通——他比着大拇指,是继续照常履行约定的意思。

一分钟之后,方丈三号的速度明显减慢了——

“——这是最难过的一关,我们来到了地狱的大门。”费克伍德偏过头,在观察仪器的同时,希望枪匠能读懂一些唇语。

“超过一千二百米深度,在生命的花圃之外,似乎有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壳体,它要比地壳的橘皮稍稍硬一些,温度也比熔岩层高一点。枪匠,你要随时做好准备,已经很近了,很近很近了。”

费克伍德强调着——

“——打开这层鸡蛋壳,闪电星就会开始心智崩溃,我们来到了万物之园的神经网络范围,来到产房丰富的毛细血管,比起外层的神经纤毛,守护天使会更强大,数量也更多。”

这位老者神色开始变得恍惚,也受到强烈的灵压影响,再也没工夫和雪明说闲话,开始专注查看方丈仙舟的实时状态。

雪明解开了PK-2号固定座椅的安全带,这条五点安全带原本把他牢牢按在机械台旁边,现在他得进入备战状态——如果继续跟着这台巨大的机械一块摇晃,他什么都看不清。

来到机械台靠近多媒体面板一侧的狭窄地带,留给他的作战空间似乎只有六平米不到,这个不安定的环境还在继续变小,他能感觉到——灵压好像潮水一样,从机体各部的夹缝,从生物凝胶护板,从脚下和头顶持续挤压而来。

它带给雪明的感觉非常奇特,并不像什么混沌邪恶腥臭腐烂的化身蝶那样甜腻,和维塔烙印完全不同。

原初之种散发出来的灵压更像是一种温水——好似灵魂泡在四十摄氏度左右的池子里,时不时有一股更冷的水流冲进口鼻咽喉,带来一些无机盐的奇特咸味,它闻上去就像一股即将发生质变的鸡蛋白。

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在震颤发抖,跟着方丈仙舟的沙虫仿生式钻环一路狂奔,它的速度越来越慢,机械与岩石碰撞产生的摩擦与能量也越来越强烈,隐隐能看见护板里的生物凝胶开始散发出高温升腾的烟气。那是远超闪电星工作温度,接近四百余摄氏度的险恶工况——在这种温度下,任何半导体元器件都会开始失灵,钢铁也不再可靠,唯一能够信任的,只有石头。

原本暗紫色的肌肉渐渐开始发光发亮,随着费克伍德的指令,位于方丈仙舟各部的机械师开始进行第四次魔笛抑制阻断剂的注射——那是一种亚金溶剂,饱含元质的特殊药液进入这些闪电星的体内,一方面可以抑制它们的维塔烙印,另一方面能够为这些湿件引擎提供更多的燃料。

正如历史传说里的魔笛手,能够用一支充满神奇力量的笛子,带着老鼠们一起跳河自杀造福村民们,也可以用这支笛子诱惑孩子们,带着他们人间蒸发。

高温高压的环境让这台备用机发出苦不堪言的巨大噪声,哪怕有宇航服隔音隔热,雪明也能感受到温度即将侵入这身笨重的宇航护甲,机电柜台和陶瓦隔热壳体已经开始闪现出一道道裂痕,它们迅速在室内蔓延开来,好像所有东西都在分崩离析。

他打起十二分精神,可是依然没有追上突如其来的变故!

从机械台一侧崩出二十多片密闭墙室所用的防火瓦,这些石棉材料跟着汹涌的气流从一个薄弱的链接扣往室内翻涌滚动!它们先是打中第一单元的管路,然后经过两三次折射,在这狭小的室内无规则的胡乱弹跳。

芬芳幻梦第一时间护住了本体,江雪明倒是毫发无损,他过人的求生本能勉强护住了这身保命盔甲,可是再看费克伍德...

没来得及细看!

——芬芳幻梦已经提前疾走冲刺,逮住这小老头的胳膊,巨大的力量几乎把老艾比的肩颈给撕裂!

化身蝶的强健趾爪刚好落在机械台前侧的椅子上,只差那么一点,这头畜牲就能带走费克伍德的首级。

它从钻头链接扣最薄弱的一环来,就像是岩层之中颇具耐心的猎手,在外侧仔细观察着钻头的走向,并且从钻机工作时冒出的火花,从导链和连接扣的间隙发现了这条快捷通道。

SD带着吐血不止的费克伍德回到了江雪明身边。

费克伍德的头盔碎了一角,氧气从壳体中泄露出来,马上受到恐怖气温的影响,变成白花花的水蒸气。

本小章还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!他已经叫不出声,整张脸都是红彤彤的,浮现出一种诡异的“年轻感”,他的皮肤开始肿胀溃烂,迅速侵入护甲的可怕高温几乎要把他蒸熟了——他可不是鱼人混种,没那么强的耐热性能。

几乎在第一时间,雪明抱着老头儿往机械台一侧紧急维生箱狂奔,没有半点犹豫。

他知道有个东西拦着他——但不知道那玩意是什么。

这层厚实的防爆玻璃几乎让他变成了半个瞎子,根本就没办法在十二米的距离认清化身蝶身上的细节,但是不往前走,费克伍德·艾比就死定了。

再过几秒钟,这老头身体里的液体都要变成蒸汽,热量从那个破口冲进第一单元的总控中心,逐渐填满这个封闭的空间——费克伍德会被煮熟的。

千钧一发之际,勇者再次往前迈出充满决心的步子。

他没有时间去想,于是照着往日丰富的手术经验走屠宰流程。

芬芳幻梦几乎在同一时间启动,两把明晃晃的刀子散发出近千度的纯白光芒,它瞬间点燃了空气,在这炙热狂躁接近四百多摄氏度的环境里,一切似乎都开始融化,一切都开始扭曲了。

看似时间好像变慢了,其实是江雪明越来越快——

——他变得更快了。

余光瞥见这化身蝶朦胧模糊的形状,就已经认定这是神之狮,是原初之种下三阶,血蝴蝶圣经引用《天阶序论》之中,形似半人半兽的魔怪,在化身蝶的队伍结构中,眼魔神德天使作为侦察兵确定猎物的位置,那么集群狩猎的化身蝶会立刻派遣先锋兵,以下三阶神之狮的半兽怪物消耗猎物的体力,迅速使猎物受伤疲劳。

——处理信息的速度更快了。

肉身与化身同时掠过这怪物的肩颈躯干,顺着肥厚的肌理和粉嫩的筋脉同时下刀,他们一前一后,刹车和启动的动作好像精密的机器。

神之狮刚刚前脚踏实了铁地板,是完全没想到这智人会主动进攻——雪明也没有想到,这身笨重的宇航服居然没有拖慢他垫步的节奏。

似乎是狭窄的空间让他格外小心谨慎,进入万物之园以后,他的思维陷入了一种暴走状态。这一刀的质量出奇的高——从肚脐腹肌线进,从胸肌死门出,剖开一片滚烫的赤红浆液来。

他紧跟着芬芳幻梦的行刀走线扩大优势,如果上一刀只是开门,那么下一刀就是致死。

刀刃好似劈弯给油全力加速的拉力赛车,它顺着坚实的肋骨刨开一条丝滑的J字走线,割到供血器官,割到肥大的主心就立刻停止,马上给油改线出弯扩大伤口,它的终点是神之狮的喉颈——那喉头不断跳动,跟扭曲变形的三瓣嘴耸动不止的嘴巴里,还有另一颗副心,那颗心是给化身蝶的大脑供血的器官。

一朵灿烂鲜艳的“玫瑰花”从贝洛伯格的刀尖散开!它爆发出金红二色熊熊烈火,亚金物质和红闪蝶混着粘稠的血浆,一起往外飞溅!

......

......

[Part2·血铸的王座]

费克伍德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——这一切对他而言太快了!

实在太快了!死神已经带走了一条生命,带走了生命苗圃的卫兵。

而且还是抱着他这个糟老头子,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撕开了化身蝶的要害...

等到他反映过来的时候,从宇航服的头盔裂口灌进来一股无色透明的止血凝胶,它们勉强能起到补水隔热的作用,紧接着便是芬芳幻梦缝缝补补,对着费克伍德这身破烂盔甲缝针紧线——

——这头钢铁大猫手臂变化多端,做完针线活以后,它两臂幻化为喷嘴,鼓动出炙热的强风。

江雪明掏出枪来对着坑口一个三连点射,刚刚冒出头来的天使正想爬进来,翅膀都没收拢脑袋已经变成一血花了,他随手丢给好伙伴一团碎玻璃。

芬芳幻梦接来逐一比对,辨清材料的光泽和通透度,迅速以贝洛伯格为热源,将喷嘴的焰刃划开这临时补丁的材料,像是做电焊似的,慢慢把玻璃吹回费克伍德头盔的裂隙里。

于此同时,在钢铁大猫辛苦作业的时候——

——枪匠在大开杀戒,钻机外边的妖魔鬼怪实在太多了!太多太多了!

他争取不到半点拉扯的机会,前后至多只有八米左右的博弈空间,对于这些体魄强壮不知疼痛,速度和爆发力奇快的怪物来说,想要接近枪匠实在太简单!太容易了!

如果把它们一股脑全部放进来,结果只有一个——那就是死。

枪匠根本没打算退半步,在芬芳幻梦完工之前,他至少要坚持二十三秒。

这短短的二十三秒里,当头挤进来的力天使身子一歪中弹倒下,躯干卷进钻头和岩层的夹缝之间,下半身已经被同伴叼住吃掉——

——另一位幸运儿跟着血迹爬进舱体,灵活的多足形态使这位智天使能够在天花板移动,它要摆脱重力至上而下去攻击敌人,发挥高度优势。

可是当长满头发的腿脚迈不出第二步,足踝叫景光八颗子弹打得稀烂——

——智天使想两足并用咬住坑口,彻底钻进来。

扳机连动,枪口指向从足踝一路打到膝盖,雪明没有节省子弹的意思,眼睛盯紧了这好似蛛形纲生物的畸胎怪形,灌满了跛足伤害就立刻停手换枪。

本小章还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!景光的弹匣飞到芬芳幻梦这边,砸中它后脑勺,它便顺势叼到嘴里:“别催啦!知道啦!”

智天使的行动受阻,可是它身后还有三号好兄弟等着,它的肢体突然不受控制往舱体内部挤靠,藏在六对屁股里的肥硕心脏也冒出来,就像一颗饱满的果实——

——狄娃娜的雷霆与火焰打得天使浑身抖擞,丰富的神经组织使它身体失能暴毙时依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>> (快捷键→)